閩商風采
  會長——林佺祥
  執行會長——程慶希
  榮譽會長兼監事會主席——林華書
  常務副會長——余東
  常務副會長——吳大羅
  常務副會長——黃作銀
  常務副會長——陳書田
  常務副會長——余乃春
  常務副會長——陳濱
  常務副會長——林森
內容搜索
襄陽市福建商會    
 
 
襄陽的福建會館
(2014-09-03   《襄陽日報》)
    
     在走進樊城老城區之前,我們一直孤陋寡聞地以為,福建商人的足跡遠在天涯海外或者通都大邑,與襄陽似乎沒有太多的淵源與瓜葛。但當我們在已經拆除的樊城解放路南側與交通路北端的交接點,親眼看到一根形體龐大的石立柱,知道它是福建會館唯一殘存的建筑構件時,我們才恍然大悟:閩商,也和山陜、贛商等諸多商幫一樣,曾在襄陽寫下一筆厚重的經商史。
襄陽新貌 (資料圖片) 小丹提供
 
 
福建商幫崇拜的媽祖。
 
 
 
樊城福建會館僅存的一根石柱。
 
 
文史愛好者李治和展示福建會館模印磚。
 
李秀樺 林民湛 艾子/文圖
     在走進樊城老城區之前,我們一直孤陋寡聞地以為,福建商人的足跡遠在天涯海外或者通都大邑,與襄陽似乎沒有太多的淵源與瓜葛。但當我們在已經拆除的樊城解放路南側與交通路北端的交接點,親眼看到一根形體龐大的石立柱,知道它是福建會館唯一殘存的建筑構件時,我們才恍然大悟:閩商,也和山陜、贛商等諸多商幫一樣,曾在襄陽寫下一筆厚重的經商史。
    樊城福建會館鉤沉
    樊城的福建會館又名“天后宮”,位于交通路(民國時稱前溝)火巷口西邊,黃州會館北側,樊城舊城改造前的“中國農業銀行解放路分理處”營業室就是會館舊址?!斷宸蟹康夭盡芳竊兀焊=ɑ峁菔冀ㄊ奔湮∧曇?,1927年停止業務。在“會產”一節中記載有兩處會產:一處是交通路79號,磚木結構,乙等房,1棟11間,550平方米;一處是馬街處53號,1棟6間,162平方米,民國前修建,一直保留到1985年才拆除。根據現場調查,第一處房產即黃州會館北的福建會館,1970年拆除一部分改建成電池廠,直到后來面目全非。據本地人說,曾有一塊兩米多高的會館石碑埋在路邊下水道。2014年,樊城舊城改造時,解放路中段南側臨街建筑全部拆除。
     在朋友收藏的一張《湖北省稅務局房產繳款書》上,納稅人姓名欄為“福建會館”,其地址為“樊城區三興街14號”,票據是1952年12月7日開據的。解放路在抗日戰爭勝利后曾改名復興路,但三興街無考。
     82歲的熊秀貞老太在交通路6號生活大半生。熊老太說她從小便沒有了父母,是跟叔伯嫂子一起長大的,成年后在回收店干雜活。老人家說,前溝以居民住戶為主,夾雜著幾家豬行、磨坊、旅店,街上有規模的建筑要數街中段西邊的三義廟、黃州館、福建館了。特別是福建館,規模雖比不上黃州館,但建得卻很講究,特別是石墻、門前的石獅子比山陜館還要漂亮?;峁荽竺帕講嗔磽飪肆礁魴∶?,進去可以看到院子內的荷花池、小拱橋、水上的亭子等景致。
     襄陽五中退休歷史老師李治和在老樊城長大,一直留心關注老街的歷史印記。他曾于1992年在磁器街找到“福建會館”模印磚一塊,字為陽文,磚長29.5厘米,寬15.5厘米,厚6.5厘米。李治和回憶:福建會館的門面和山陜會館相似,規模和黃州會館相當,因為兩個會館的開間和進深基本一致。經測算:福建會館面闊約13米,總進深約29米,總面積約400平方米;其中正殿面闊約12米,進深10米。閩商和黃幫的兩個會館僅僅一墻之隔。臨街有青石臺階,四根立柱上有橫檔,就是石制的護欄。
    李治和還記得福建會館大門前一對雄偉的石獅子和里面的兩個天井院。他說建國初期,石獅子兩旁還有賣油條、餅子、窩子面、黃酒、小蒸菜的飲食攤子。食客時常聚在石獅子兩邊吃面,石獅的頭頂被眾人之手撫摸得油光可鑒。
福建會館在民國二十二年(1933年)春,曾設樊城電燈廠。這一段歷史在《襄樊文史資料》(第一輯)《襄陽民眾電廠的興衰》一文中有記載?!?933年1月5日,襄陽民眾電燈廠正式建成發電,襄陽廠址在襄陽城內熒惑廟(襄城旅社后面),樊城廠址就設在前溝中段的福建會館內,于當年5月建成發電??拐絞?,國民黨憲兵隊曾駐扎在福建會館,解放后,電池廠駐此?!鋇緄瞥г?年后,即民國二十七年(1938)秋停辦。
     至此,福建會館消彌于無形,只剩一磚一石和模糊記憶殘存在老襄陽人心中。2014年8月,我們在現場看到的就是護欄最左邊的一根石柱,佇立在一片建筑廢墟中。經過測量,這根石柱高2.5米,截面邊長35厘米,頂端是盛開的蓮花造型。其蓮花造型應與媽祖崇拜有關。
     福建和襄陽在歷史上的交集
     襄陽與福建雖然在地理上山高水長,但追溯歷史,兩地關系源遠流長。早在唐朝乾寧三年(869年),福清籍進士翁承贊從長安回福建路過襄陽時寫下了膾炙人口的詩篇《漢上登舟憶閩》:
漢皋亭畔起西風,半掛征帆立向東。
久客自憐歸路近,算程不怕酒觴空。
參差雁陣天初碧,零落漁家蓼欲紅。
一片歸心隨去棹,愿言指日拜文翁。
     莆田籍進士黃滔也在襄陽寫下了《寄漢上友人》和《襄州試白云歸帝鄉》的贊美詩篇。南宋乾道年間,宋太宗的七世孫——世居邵武的趙善俊任襄陽知府,頗有建樹。明嘉靖年間,長樂人陳洙以戶部郎出知襄陽府,筑堤賑饑,拯救了不少饑民。天啟年間,福建晉江吳氏三兄弟(吳可官、吳可升、吳可昆)來襄陽謀生,其中吳可官兒子吳華授為襄陽通判。隆武時期,兵部尚書唐顯悅也任襄陽知府。
    據統計,明清時期共有二十多位閩籍人士在襄陽各縣為官。據《谷城縣志》記載,在清道光十五年(1835年),福清籍進士林鳳儀在谷城任過縣令。清末民初,龍巖林氏家族遷居丹江口、老河口、谷城等地經商謀生,繁衍發展。其中林達夫兄弟在老河口、谷城參與建立了福建會館,以此聯絡閩籍鄉親,介紹生意,扶貧濟困,為往返閩籍客商提供住宿等方面的服務。
    福建和襄陽在歷史上另一個交集是中俄萬里茶道?!巴蚶鋝璧饋筆鞘加誶逵赫曇渲泄蕉礪匏掛惶踔匾牟枰凍隹諫痰?。這條商道以山西商人運送茶葉為主。一條線路從福建經水陸路至江西上饒,另一條線路從湖南安化,再經漢口集中通過漢江水道運到樊城,一部分茶葉繼續經唐河運送至河南南部的賒店(今社旗),然后起水由陸到山西、內蒙,跨外蒙至恰克圖,經烏拉爾直至莫斯科、圣彼得堡。
福建所產之絲綢、糖、木材、海產及武夷山特產茶葉成為北方各地急需之商品,賒店遂成為福建商品向北方銷售的重要水陸聯運中轉站,也成為福建商人在中原的主要聚居地。
    福建是萬里茶路上茶葉的主產地,樊城作為漢江入唐白河的重要水運聯運節點,在襄陽的福建會館極有可能也為其茶葉貿易服務。中俄萬里茶道是中蒙俄三國寶貴的歷史文化資源,也是珍貴的世界文化遺產。今年8月,武漢市政府和媒體已經舉辦“重走中俄萬里茶道”活動,為申報世界遺產做準備工作。因此,襄陽的山陜會館、福建會館的?;ず拖喙匱躚芯抗ぷ饔Φ幣鷲脫踅緄鬧厥?。
    到了上世紀末,沿著先輩的足跡,已經有300多家閩籍企業6萬多閩籍人士到襄陽投資興業。他們帶來了沿海改革開放的意識,以敢為天下先和愛拼才會贏的精神,在襄陽取得了驕人的業績。現在,襄陽已有2007年成立的福建商會、福清商會,2013年成立的襄陽市泉州商會。它們和會館有著相同的地緣性因素,可謂是福建商業文化的一脈相承。
    襄陽市域內的福建會館
    閩商到襄陽,走的是漢水,因此在襄陽境內,在漢水及其支流的市鎮上,如漢水干流的老河口、谷城,漢水支流蠻河的南漳等地都曾留下閩商的印跡。
清初,老河口的商業不斷發展,外地商賈日益增多。各地商人“離故土,辭鄉鄰,跋涉山川,懋遷河口,生意順遂,安居樂業?!彼俏宋ね?、同行商人的利益,幫會組織相繼成立。于是在江蘇、撫州、黃州、武昌、山西、陜西、湖南、河南等“八幫”之后又發展了懷慶、漢陽、福建、浙江、徽州等商幫,增加為“十三幫”。他們借“神靈偶像”與同鄉同行之誼,陸續修建了包括福建會館在內的16座會館。光緒《光化縣志》《壇廟》卷記載有“福建會館,新盛街東”句。老河口耆舊回憶:老河口福建會館又名“天后宮”,位于新馬路市輕工局院內,坐東向西,大致建于清朝道光初年,磚木結構,一般會館建筑形式布局,大殿高大,另有一院平房。1940年被日軍敵機炸毀,只剩大殿。1965年光化縣輕工局拆除改建。現在已經無??裳?。
    谷城舊志載有“懷故土館廟以興”一語,此語反映了當時各幫會選定地點,集資興起“會館”和“家廟”的起源。從清朝末年到1946年,谷城縣城建有江西會館、山陜會館、福建會館、湖南會館、河南會館、紹興會館、徽州會館、江南會館、武昌會館和黃州會館。
    谷城縣城關的福建會館,又名“天后宮”。谷城文史學者曹慶國對會館素有研究。他說,根據資料記載,清朝中期建于中碼頭街東端,建筑規模在各會館中屬于中等,大殿中供奉“天后娘娘”牌位。福建商人主要經營南貨,時稱閩廣雜貨,即現在的副食日雜之類。福建來谷經商者大部分短期居住,定居者寥寥無幾,而且多分散居住縣內各鄉鎮。福建會館民國中期做過學校,后期又改做縣銀行。建國以來先后做過縣人民銀行、農業銀行城關辦事處等。其舊址產權仍為中國農業銀行谷城支行所有。
    南漳縣城關也曾有福建會館。據《襄樊市房地產志》記載:南漳福建會館亦名“天后宮”,位于水鏡莊白馬洞下,建于嘉慶年間。其地面積不大,一層兩進房屋,建筑面積200平方米。按此記載,福建會館應位于蠻河之濱,航運時代會館臨近碼頭,便于貨物進出和客商往來。我們數次到南漳做田野調查,只找到陜西會館和江西會館舊址,但福建會館卻無人知曉,殊為遺憾。
    福建商幫的經商之道
    福建商幫在清前期是比明代更為活躍的一支重要的地域商幫,躋身于中國十大商幫之一。
    福建素有“東南山國”之稱,“八山一水半分田”,省內山嶺聳峙,丘陵起伏,占全省面積的95℅,其西部、北部是山區。
   “山海兼顧”,國內外貿易緊密結合,努力擴大經營范圍,是福建商人的特點。由于福建人素以從事海上貿易而引人注目,一提起閩商就與海商連在一起,其實福建的內地與沿海不同,全省既有側重于內陸貿易的內商,又有以出海貿易為主的“海商”。內商有的也遠至國外貿易,海商通過沿海貿易進入國內市場者并不少。兩類商人、兩個市場合起來看才能窺看福建商人的全貌。在福建東南沿海地區、福州、興化進行海上貿易的人較少,海商集中出在閩南的漳、泉兩州和廈門。廈門商人“北至寧波、上海、天津、錦州,南至粵東,對渡臺灣”,是福建海商中的一支重要力量。在某些自然條件較差(山區耕地少)的地方也有不少居民投身于商賈之列,而山區的土特產照例成為經商者的依托,內商即由是而起。福建的內商比較集中的地區是閩南汀州府的連城縣、中部延平府的永安縣(在連城東北方)、閩西南的龍巖(清為直隸州)。山區的土特產品以及礦產品、手工業品通過商人之手行銷國內外市場。
     在實際生活中,福建商幫是由眾多的小商幫組成的。這些小商幫受到各自所處的地域的限定十分明顯,而且方言上的差異(“語緣”)也加深了各小商幫的分立狀態。小商幫與各自的鄉族勢力有著相當密切的聯系,它們的活動在心理和行為方式上有著鮮明的地域和血緣關系的色彩。整鄉、整族為商的習俗,構成了福建商幫的基本框架。在地域內部,以血緣紐帶結合起來的族商族賈,在閩西北山區一帶風氣更盛,比之沿海這些地方家族組織更為發達。因此,福建商人在外地的會館組織以及所謂的“郊行”、堂、會、廟、綱、福等,就大都為局部地區商幫所籌建,通省會建的福建會館的數量,不如以地方方言為界限的小地域會館之多。對福建商人的各個局部的小商幫來說,地域和血緣的因素,有助于壯大他們各自的勢力,增強了各個集團內部的堅固性和穩定性;但另一方面又使得各局部商幫相互之間具有強烈的排他性和割據性,這又是導致福建商幫總體實力無法變強的重要制約因素。
     閩商外出經商,大都抱著“不富不回家”的念頭。正如明朝時晉江人,杰出的方志史學家、南京工部右侍郎臣何喬遠。何喬遠在《鏡山全集》中所介紹的他的家鄉安平鎮的民間習俗大體上和徽州相類似:地少而人稠,于是衣食于四方,人們皆背離家室,外出經商,十家中有七家是如此。所以在兩京、臨清、蘇州、杭州等地多有安平人,其中甚至有十余年未曾返家的,回來后子女都已長大,以致見了面都認不出來了。
     明清兩代社會商品經濟都得到了顯著的發展,地方市場和區域大市場呈現出繁榮的局面。福建商幫以經營糧食、棉花、蠶絲等農產品以及棉布、絲綢、蔗糖、茶葉、煙草等手工業產品為主。本省的特產為商人的長途販運準備了充足的物資,而地區生產原料與消費資料生產的不平衡又為商人的販運提供了廣闊的市場。如明清湖廣、江浙等地糧產豐富,但福建卻嚴重缺糧,同時也缺乏棉花、蠶絲等紡織原料,不得不仰賴于外地供給?!骯收娜分莩?;興化販之溫臺,省會不足,販之上四郡;上四郡不足,則販之江廣?!?/FONT>
    福建山海資料較豐富,手工業也較發達,有豐富的土特商品可供輸往省外,交換糧棉等物資。明清時期,福建山區的造紙、制茶、冶鐵、印刷。沿海平原地區的制糖、紡織、制鹽、造船等行業,與全國相比是較先進的,產量也較大。木材、果品、煙草及海味等的出產量也極為可觀,這些商品都是本地商人向外興販的對象。明代的《閩部疏》一書就描述了福建商品輸出的繁榮狀況:“凡福之細絲、漳之紗絹、泉之鹽、福延之鐵、福漳之橘、福興之荔枝、良漳之糖、順昌之紙,無日不走分水嶺及浦城小關,下吳越如流水,其航大海而去者,尤不可計,皆衣被天下?!痹諫鮮霾分?,糖、紙、干鮮水果、藍靛以及清代開始享譽東南的煙草都是福建的“拳頭產品”。明清時期,福建海外貿易較發達,這不僅為福建注入大量資金,還帶來許多海外舶來品——洋貨,這也為福建商人從事國內貿易提供了充足的資金和豐富的貨物。往內地販賣洋貨也是福建商人從事的重要行當之一。
福建商幫的神靈崇拜
    為何所有的福建會館又名“天后宮”(也稱“天妃廟”“天上宮”)?這與福建的民間信仰有關。自宋代開始,福建海上交通和對外貿易都有長足發展,但因海船經常遭狂風惡浪的襲擊,海難屢有發生,海上貿易者為之談虎色變。他們最大的愿望就是祈求海上風平浪靜,希望在災難降臨之際有神明來保佑平安。于是媽祖就隨著她海上救人的美好傳說一起成為遠近聞名的海神?!吧倘寺眉囊斕?居市貿易,帆海生涯,皆仰賴夭后尊神顯庇,伴使時時往來利益,舟順而人安也?!鄙倘嗽誄て詰姆漢I鬧?已將自己的命運與海神媽祖的庇護緊緊地聯系起來。他們除了在出航前到媽祖廟千祈萬禱之外,在令人擔心的航海中還千方百計地捎上媽祖神像或其他有關的信物,增添危難時有神在旁護佑的感覺,以此獲得更多的精神安慰和戰勝困難的勇氣。
    媽祖是福建商人的鄉土神。早在宋代,福建商人便有拜神的習俗。福建興化城北(今莆田)的祥應廟神早已為海商所皈依,“商人遠行,莫不來禱”。又《莆田祥應廟碑記》云:往時游商海賈冒風禱,歷險阻以牟利于他郡外蕃者,未嘗至祠下,往往不幸有覆舟于海波,遇盜于莆葦者。其后郡民周尾商于兩浙,告神以往,舟次鬼子門,風濤作惡,頃刻萬變……尾曰:“吾仗神之靈,不應有此,遂號呼以求助。虛空之中,若有應聲。俄頃風恬浪息,舟率無皮?!?/FONT>
     港口石井鎮的顯濟真君神,其居民“凡家無貧富貴賤,爭像而祀之,惟恐其后,以至海舟番舶,益用嚴格?!比?、漳州一帶的通靈遠王亦為商人所祈報,通靈遠王被供奉在泉州的延福寺中。隨著宋代對外貿易的發展,宋朝政府在泉州設立一市舶司管理海外貿易。來中國經商的“蕃夷”,多隨季風而來。他們有每歲祈風兩次的習俗。宋政府為了招徠蕃商,也把祈風作為一種正式儀式,每年五月、十一月在延福寺舉行,郡守提舉,率屬以禱,典禮極為隆重?!八渦投?,提舉張佑陛辟,朝廷至頒似香詣殿焚之,其重如此”。深受蕃商習俗浸染的福建海商,在官府的提倡下,也信仰這一神靈,“每歲之春、冬,商賈市于南海暨番夷者,必祈謝于此”。發源于莆田孤島上的林默女神也為眾商所奉祀,后經朝拜冊封為“順濟”女神,故商賈尤籍以指南。
     明清時期,隨著官方海外貿易的日益衰落和私人海上貿易的興起。與官方貿易相適應,缺少鄉土氣息的通靈遠王信仰也日漸淡化,明清兩代對延福寺幾乎沒大修過。代之而起鵲立于眾神之首的是與私人海上貿易相適應的,又有濃厚鄉上氣息的媽祖女神?!八臣謾迸?、天妃、天后只是朝廷對林默女神的封號,而媽祖則是民間的稱呼。明清時期,經商各地的福建商人“無不奉祀天妃”。
    福建商幫自然也把將家鄉的林默女神奉為鄉土神、?;ど竦男叛齟膠核饔?。現在,媽祖神實際上已經突破了國界而被譽為國際性的航海女神。這也是襄陽境內歷史上的福建會館都曾名“天后宮”的原因。
 
 
 
 
單  位:襄陽市福建商會
地  址:湖北省襄陽市長虹路9號萬達寫字樓16樓   郵政編碼: 441002
聯系電話:0710-3718525    傳  真:0710-3718625
E-mail: [email protected]